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英雄 >

参加战斗20多次,他最辉煌的一页写在抗美援朝战场的346.6高地上

新闻来源:军网   总编:李铁成   主编:张金刚   责任编辑:王熙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1-05

永远的高地

■江永红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李延年是军队离休干部。在授勋前,他的事迹所知者不多。在解放战争、湘西剿匪、抗美援朝战争和边境防卫作战中,他参加大小战斗20多次,多次立功受奖。其中最辉煌的一页,写在抗美援朝战场的346.6高地上。

346.6高地可控制涟川至铁原的铁路和公路交通线,战略地位相当重要。这个高地原本为我方控制,但在美军1951年的“秋季攻势”中,为美骑一师部队占领,守军为一个加强连。师、团首长决定,由李延年所在的四一八团三营夺回该高地并坚守之。

这一战非同小可,关系到朝鲜南北军事分界线的划分。在开城的谈判桌上,美方代表狂妄地提出,因其握有制海权、制空权,所以在划分军事分界线时,必须在陆地上得到“补偿”,“军事分界线应划到中朝军队阵地以北38公里至68公里”。这一无理要求理所当然地被我方拒绝后,美方代表恼羞成怒,撂下狠话:“那就让炸弹、大炮和机关枪去辩论吧!”346.6高地之战,就是“辩论”的一部分。

346.6高地并非一座山峰,而是由5个山头成“一”字形排列,第五个山头是主峰。高地面对我方的一侧有一条公路、一条小河,名驿谷川。越过小河,山前有一片坡度平缓、纵深约300米的开阔地。要攻占这个高地,首先遇到的难题是如何通过这片开阔地。

三营的进攻部署为:九连从左翼进攻,为主攻;七连从右翼进攻,为助攻;八连为预备队。七连战士对未能打主攻牢骚不小,李延年批评说:“发牢骚算什么本事?有本事的把助攻打成主攻!”无论是主攻连还是助攻连,能否通过300米的开阔地是关键。李延年要全连继续练利用炮弹坑隐蔽、逐坑跃进的战术,规定人员之间至少要相距3米。

10月8日夜,在我炮火准备之后,三营出击。队伍刚过驿谷川河道,敌人的炮火便铺天盖地地覆盖过来。七连官兵按照战前反复练过的“卧倒”“跃进”的动作要领,在炮火封锁区中前进。先头班十班在班长张德福的带领下,一举拿下第一个山头缴获轻、重机枪各两挺;也许因为敌人被七连勇猛的动作镇住了,第二、第三、第四个山头,也分别被七连的一班、四班、七班攻克。只剩下最后一个山头了,但直到这时,担任主攻任务的九连才上来一个班。据他们说:“九连和八连在通过开阔地时,被敌人炮火覆盖,伤亡殆尽。”战前,李延年为激发全连的战斗热情,说过“有本事就把助攻打成主攻”的话,不料助攻当真打成了主攻。现在,他们要主攻最后一个山头了。李延年指挥部队分两翼对主峰做最后攻击。十班长张德福带领全班沿右翼交通壕摸到距顶峰30米左右的地方,敌人的一挺机枪“突突突”地打过来,让人无法抬头。张德福连投两颗手榴弹,这挺机枪哑巴了,他正要往前冲,又有机枪打过来,他不幸头部负伤。他顾不得鲜血直流,让战士朱协甫为他拧手榴弹盖。朱协甫拧一颗,他就投一颗,大概投到第十三颗时,敌人的机枪全部哑火了。顶峰拿下时,张德福昏了过去。李延年对着担架上的人大喊:“张德福!张德福!”眼泪像开了闸一样滚滚直流。就是这个张德福,在战前公开批评李延年没有积极向上要任务,李延年虽然受了冤枉,却心里舒坦,因为战斗热情饱满的战士是胜利的本钱……

然而,现在还不是他宣泄情感的时候。从敌人手里夺回阵地只是第一步,而守住阵地的任务比拿下阵地更艰巨、更危险。李延年一面督促大家抓紧构筑工事,一面清点人员。他发现全连虽已减员20%以上,但班排建制还比较完整。这时,他与上级的无线电联系还是通的。按照营里的命令,因其他连队伤亡较大,七连要挑重担,负责主峰和第四个山头的防御,其他连队负责另外三个山头。要想守住山头,必须连夜修好工事,挖好坑道。美军为夺回这个高地,已经集中了10个炮兵群。扛不住炮击,一切都完。李延年一个一个掩体、一条一条坑道地检查督促,以迎接天亮后美军倾泻钢铁的暴风骤雨。

9日9时,美军的飞机先来了。8架飞机轮流向我阵地投弹,一颗炸弹就炸一个大坑。如果掩体被直接命中,那将是灾难性的。美机欺负我没有防空武器,故意飞得很低,飞机发出刺耳的噪声,胆小的人会被吓住。8架飞机来回绕了三四圈,把所带的炸弹投完才飞走。飞机刚走,炮弹接着就来了。李延年是个久经战阵的人,见识过各种炮击的场面,现在也不知该用什么词汇来描述眼前的情形。他只知道,炮弹的爆炸声像连环雷一样没有间隙,炸得让人产生幻觉,仿佛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拉向恐怖的深渊。都说美军战术不咋的,就会“打钢铁”,可尝了美军“打钢铁”的滋味,才知道那滋味是多么难受!敌人的第一次炮击终于停止了,李延年带着通信员刘双功跑出坑道。天哪!阵地已经面目全非,恍若隔世。高地上茂密的植被不见了,只有高大乔木的“尸骸”还在冒烟;原来湿润黏合的土地变成了粉尘,一抬脚就抛出一道烟尘。战壕、交通壕大多已踪影难寻,只有少部分还能见到一个轮廓。

李延年钻出坑道,使劲儿大喊:“赶快出来,准备战斗!”陆续有战士从掩体里爬出来,因浑身灰尘,一时也分不清谁是谁。突然,他听到一个焦急带哭腔的声音:“枪管被尘土塞上了,这可咋办?”枪管被堵的报告接二连三地传来,李延年大声说:“用手榴弹、炸药包和掷弹筒打!”怕大家不会用掷弹筒,他在二排的阵地上现场示范,先用掷弹筒打了一颗手榴弹,接着又打一颗六○炮炮弹,手榴弹和炮弹都在敌群中爆炸。李延年说:“就这样打,把敌人打下去!”果然,美军的第一波进攻被手榴弹和掷弹筒打退了。

然而,敌人退下去就意味着炮弹马上要打过来。美军打的是富贵仗、钢铁仗,这样简单粗暴地“打钢铁”,几乎无战术可言,但你又不能不承认它的厉害。它一波接一波地从空中和地面铺天盖地地炸你,直到让你完全丧失战斗力。在打退美军的第四波进攻后,七连的7个干部只剩下李延年和三排长,战士只够编4个班了,更为严重的是与上级的通信中断了。在与营里最后一次通话时,李延年曾接到指示:“实在不行,让八连、九连全部收缩到主峰上,丢失的山头等兄弟部队接防后再收复。”“绝对不行!”李延年刚说完这四个字,电台就被炸坏了。他还没有说完的话是:第一,仅仅守一个主峰是守不住的,其它山头丢失后,敌人就可对主峰形成四面包围;第二,即使丢一个小山头,敌人就会大肆吹嘘,对谈判不利……李延年感到有一种神圣的历史责任在召唤自己,在这样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决定挺身而出了。

他首先将本连的40多人整编为4个班,一排两个班,指定了由一班长代理排长;三排两个班,仍由负伤的三排长指挥。然后,他去了解兄弟连队的情况,发现九连只剩下一个班,李延年让这个班与七连三排一起战斗,听从三排长指挥。八连的情况也很严重:总共还有19人,干部只剩下一个排长宋国亮。李延年把他们编成两个班,指定宋国亮为代理副连长。他动员说:“八连是响当当的‘钢八连’。现在,你们就是‘钢八连’的根。相信你们一定能打出‘钢八连’的威风来!让美帝国主义看看,也让兄弟连队看看!”他最后到了机炮连,发现连长王财、指导员王荣宝都还在,但全连也仅剩下15名战士,其中8个弹药手,未曾摸过枪。李延年与他俩商量,把这15个人编成两个班,因为机炮已经损失,要他们到敌人尸体上去找武器,武装自己,像步兵一样战斗。

整个阵地上还有5名干部,其中3名正连级干部,还有两个排长。李延年召开了一个紧急干部会,提议由这5个党员干部组成临时支委会,统一指挥战斗。他说:“现在与上级的联系完全中断,我们必须自主完成任务。这个时候,我就不客气了,由我当临时召集人;如果我牺牲,由机炮连指导员王荣宝当召集人。我们的任务,就是带领大家坚决守住阵地,直到兄弟部队来接防。”

接下来,李延年对战斗任务进行了重新部署。原来是七连守第四、第五个山头,八连、九连守另外三个山头,机炮连配属行动。李延年把阵地分为左、右两翼。左翼虽然对着我方,但因山下有约300米的开阔地,敌人可以迂回到我阵地后方来发动进攻;右翼是面敌的一方,敌人的前四波进攻都是从右翼发动的。李延年提议,由机炮连连长王财协调两翼;左翼由王荣宝指导员指挥八连两个班、机炮连两个班,防敌迂回进攻;右翼兵力是七连4个班加九连1个班,由他自己亲自指挥。

下午2时,阵地防御部署还没有完全调整完毕,美军的第五波进攻就开始了。这一次,美军似乎吸取了前四次一味正面进攻的教训,采取了正面进攻与迂回包抄相结合的战术。在用飞机大炮猛轰之后,从左右两翼展开进攻,各有一个连的兵力。幸亏李延年调整了部署,加强了左翼的兵力。美军也许低估了我侧翼防御能力,居然以密集队形向我阵地冲来,没想到突然遭到连珠炮似的手榴弹轰击。八连九班战士高青山一个人就投出20多颗手榴弹,手榴弹打光后,新兵胡中华递给他一支卡宾枪,这是从敌人尸体上捡回来的。高青山接过卡宾枪,5个单发就撂倒了5个敌人。他对胡中华说:“你看,鬼子多好打,一枪就是一个。你也来试试。”说着便把枪交给胡中华。胡中华接过枪来,两梭子打出去,也撂倒了5个敌人……机炮连两个班刚组建就遇到了恶战。指导员王荣宝一连投出16颗手榴弹,将其中一路敌人打退;而另一路敌人快要接近我交通壕,眼看就要得手了,王荣宝高声喊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革命战士,跟我冲啊!”带领大家跃出战壕,对着敌人,用机枪、冲锋枪猛扫,敌人被他们的气势所吓倒,丢下尸体和伤员退了下去。但是,王荣宝的腿和脚负了伤,站不起来了。这时,剩下的子弹、手榴弹不多了,而敌人又涌了上来,王荣宝对大家说:“子弹没了,就用爆破筒、六○炮弹打!”战士们说:“指导员!你放心,我们一定要把敌人打垮!”他们说到做到,一番激战后,把敌人反击了下去。

打得最激烈的还是右翼七连一班的阵地。这个阵地是敌人上山的必经之地,所以不惜代价也要夺取。一班打退了敌人连续十余次的冲击,阵地前留下了敌人数十具尸体,而一班也只剩下滕桂桥一个人了。这位孤胆英雄战斗到最后,子弹打完了,手榴弹投完了,赤手空拳怎么办?他在尘土中猛刨,刨出两根爆破筒。他拿起一根爆破筒,使劲向敌人扔去,可因用力过猛,扔偏了,只炸死边上的几个敌人。眼看40多名敌人嚎叫着向战壕蜂拥而来,滕桂桥抓起最后一根爆破筒,拉开引信,抱着冒烟的爆破筒冲进敌群,随着一声轰响,敌人倒下一片。英雄战士滕桂桥与敌人同归于尽了!滕桂桥的英雄壮举彻底震慑了敌人,直到这一波进攻结束,敌人居然也没有再往这里来。

打退敌人第五波攻击后,时间已是下午4时。李延年清点人数,发现左右翼共减员10多人,防守兵力愈加不足了。兵力少,弹药也用完了,只得要大家到敌人尸体上去找。李延年肩背着美军的卡宾枪,手里提着子弹袋,正在与战士一起搜集弹药,通信员刘双功急匆匆地跑来报告:“师长派二连姜副连长带一个排上来了。”

姜副连长向他报告:“师、团首长非常关心你们,黎师长专门让我带来了电台,让你接到电台就马上开机,报告情况。”

李延年刚打开电台,电台里就传出了师司令部作训科长杨盛德的声音。杨盛德在听了李延年的汇报后,说:“你注意听好,师长要对你讲话。”李延年先是觉得自己听错了,继而又感到这非常符合黎原师长的一贯作风。

“李延年!”

“到!”

只听师长说:“你们七连打得真漂亮!立了大功啊!要继续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狠狠地打击敌人。师的炮火会全力支援你们,要注意观察弹着点并及时报告。”

“请师长放心,我们保证人在阵地在,把美国鬼子消灭在眼皮底下!”

师长的关心和鼓励被迅速传到了每一个战斗岗位,李延年要求大家打出英雄气概来,人人争取立功。同时,与机炮连连长王财一起从伤员中找来一个炮兵侦察兵,给师炮群当眼睛。

敌人的第六波攻击开始了,还是老一套,用飞机大炮开道。炮声停止,其步兵分两路蜂拥而来。李延年让侦察兵向师里报告:“主峰东南500米,有敌人约两个连;主峰东北300米,有敌人约1个连。请求开炮!”师炮群的炮弹立马覆盖过来。因为美军前五波进攻都没有遇到大的炮击,这次突遭炮火覆盖,立马死伤惨重,进退失据,瞬间就丧失了战斗力……

天黑之前,李延年又指挥部队粉碎了美军的第七波进攻。

按上级命令,10日凌晨5时,兄弟部队会来接防。平安过了9日24时,再过5个小时,接防部队就上来了。这5个小时里,他们又打退了一次敌人的偷袭。

凌晨5时,兄弟部队按时上来接防。双方交接完毕,三营部队回撤。此战后,李延年被志愿军总部记特等功,并授予“一级英雄”荣誉称号;同时,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自由独立二级勋章、三级国旗勋章。

这是他永远的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