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英雄 >

杨靖宇同志在重围中

新闻来源:军网   总编:李铁成   主编:张金刚   责任编辑:王熙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1-06

1937年7月全民族抗战爆发后,侵华日军加紧进攻东北抗日联军。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抗联第1路军总司令杨靖宇把部队化整为零分散到林区之中,继续与日、伪军展开游击战争。1940年2月,杨靖宇带领60余人的小分队,在濛江、辉南之间的山区转战,因叛徒告密,陷入日军重重包围,终因弹尽粮绝、寡不敌众壮烈牺牲。本文记述了杨靖宇带领抗联指战员身处恶劣自然环境,顽强与日寇斗争,不畏强暴、浴血沙场、以身殉国的感人故事。文章浸透着对杨靖宇的缅怀和敬重,集中体现了东北抗联官兵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体现了中国人民同仇敌忾、共赴国难,铁骨铮铮、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正如文中杨靖宇亲手写的战歌所唱:“既有血,又有铁,只待去冲锋……”

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军为巩固后方,把关东军增加到七十万。四十万布防于东北边境,三十万加紧进攻东北抗日联军。同时,又在广大的农村中进一步强化为对付我抗日武装而早已推行的保甲制、连坐法和烧房并屯政策。无数的小村庄被火焚毁,老百姓被赶到大屯里受到严密的控制。我军所处的环境更加困难了。在这样的形势下,抗联第一路军杨靖宇司令员把部队化整为零,分散活动于各山林区,跟敌人展开了“麻雀战”。

部队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坚持斗争,不断寻机打击敌人,使敌人不仅欲消灭杨司令的图谋不能得逞,而且时常遭我杀伤。一九三九年秋,我们这支部队在杨司令直接指挥下,在那尔轰设伏,一举歼灭了正在换防的敌军一个连。敌人十分恼火。不久,日军纠集了十几万人,再次对我进行冬季大“讨伐”。我们的处境更加艰难,部队经常爬冰卧雪,不时只能以大雪覆盖着的冻错草等充饥。但在杨司令的巧妙安排下,敌人到处扑空,还是抓不住我们。一九四○年二月的一天,杨司令带领我们直属队的少部分同志准备越过濛江以东的大森林,去联系部队,中途因被叛徒告密,陷入了日军的重重包围。杨司令带着我们左冲右突,日夜鏖战,始终没有能甩开敌人。

二月,山里正是最冷的时候。大树冻得啪啪直响,粗大的树干都裂了缝。我们踏着三尺多深的积雪,又走了一夜,刚刚离敌人远了一点,恰好又落了一场小雪,把我们的脚印盖上了。天亮以后,杨司令对我们说:“好了,老天给我们‘卖蹓子’,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

在一个密林旁的山沟里,我们驻下了。这里靠近一个大木帮,有几千伐木工人,山道上来往行人很多,树林里炊烟缭绕,很容易混过敌人耳目。这时候,我们的帐篷、火炉全丢了,地上的雪又很深,连一块休息的空地都找不到。幸好我们还有斧头和锯,就动手砍树枝,在雪地上打铺。杨司令是最爱看书的,每到一个地方,我们把一切布置好以后,他就看书,有时到吃饭的时候还不放下书本。可是现在再没有书好读了,他坐下来就和同志们一块儿讲笑话。

这几天,他得了重感冒,身体很不好。我把一条小皮褥子铺在树枝上,又找了截木头当枕头。他连身上的枪也没卸,就躺下来,用力翻转了几下,把身下的树枝压平坦了,便高兴地向我说:“还不坏,很舒服!你们也抓紧时间睡一会儿,养足了神,好跟敌人斗。”

等我醒来,见杨司令正坐在火旁,一边烤鞋,一边看着自己的棉裤纳闷。我忙过去一看,糟糕!原来是我替他弄的那堆火,烧着了他身下的树枝,把他的棉裤烧了两个碗口大的洞。我再看看他那双不像样的鞋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原来杨司令脚大,穿鞋需要特大号的。现在根据地被破坏,被服厂也没有了,又买不到那么大的,我们只好用破布条子替他编打成朝鲜族式样的草鞋,凑合着穿。经过行军打仗,踏冰踩雪,现在只剩下不多几根布条子了。于是,我连忙脱下自己的破棉袄,撕下一块白色的里子布,先比着杨司令棉裤上烧的那两个洞撕开,准备补棉裤用,接着就动手把他那双草鞋又拧巴拧巴。鞋子弄好了,就帮他补棉裤。杨司令缝缝补补也不外行,一会儿工夫我俩就把棉裤补上了。他用手摸着缝补的地方,微笑着说:“你看,我的本领还不错吧!”

我们忙着搞饭吃的时候,杨司令就跟从二路军来的“交通”谈起话来。他拿着那支三色铅笔,聚精会神地往小本上记着,有时若有所思地问两句话,有时在雪地上画画,打着手势,发出爽朗的笑声。我心想:一个胜利的战斗部署,大概又在杨司令胸中形成了。记得杨司令讲过,一九三六年春天,我们第一军也遇到过日军的包围。紧跟在我们屁股后的,是东边道“剿共总司令”邵本良。我们天天走,他们天天追,整整把敌人拖了一个多月。当敌人精疲力竭的时候,杨司令在本溪东面的赛马集突然来了个“回马枪”,一下子吃掉了邵本良一千多人马……

这时,岗上突然响了一枪,发现敌人了。杨司令站起来看看,挥着手向我们说:“快进林子。”

森林是我们的老家,一入林子,敌人就没办法了。同时,因天黑看不清,和我们遭遇的又不是敌人的大部队,他们也摸不清我们的虚实,所以我们一打,他们也就不追了。这次我和警卫班副班长朱文范在后边掩护。等我俩跟上来时,杨司令一见面就问:“后边还有人没有?”我说:“别人没见,只见着了二路军的‘交通’。他的胯骨被打伤了,叫我不要管他,快找你。”杨司令一听,责备我们说:“这就不对了,快,快去把他找回来!”

于是派了两个人去找“交通”,我砍树枝生火。烤火,只能取暖,一天没吃东西,实在饿得不行。我拿出背袋里仅有的一块苞米干粮递给杨司令,要他烤烤吃。他两手放在火上,看了我一眼说:“就这一点干粮,搞碎煮汤大家喝吧!”

他从来都是和大家同甘共苦,我只得按照他的嘱咐去做。可是,身边连个罐头盒子都没有,用什么煮呢?我忽然想起山坡上有一片锅铁,虽然只能煮几茶缸子水,但总比没有强,就跑去把它找来。我用草擦了擦铁锈,装上雪,放在火上煮。雪化了,又把那块苞米干粮掰碎放进去。这时候,他们把“交通”背回来了。我们十多个人,围着火堆,用一只小铜勺轮着喝那点苞米干粮煮的稀汤。小铜勺从这个人手里,传到那个人手里,谁也不愿意多喝一口,都想让杨司令多喝一点。可是,杨司令只喝了两勺,就又把勺子送给了“交通”。这时,“交通”向杨司令说:“为了整个部队,你们不要再带我了。我的伤很重,把我留下吧。”起初杨司令不肯,最后见他实在不走,我们的任务又急,就决定把他暂时留下。派几个同志在一个隐蔽处专门搭了一个小棚,把他安置好,还叫我们设法搞些干粮给他留下。然后杨司令对“交通”说:“同志,你安心在这里隐蔽几天,等我们联系着部队,马上就派人来接你。”“交通”紧紧地握住杨司令的手:“司令,你走吧,祝你们快联系上部队,快取得胜利……”

杨司令挨个看着我们的脸。大概是觉得我们有些忧郁吧,他就像平时那样镇静沉着,满怀信心地鼓励我们说:“你们看见过海吗?——革命就好比海潮,有时高,有时低。大革命失败,国民党就‘围剿’我们的红军,可是红军却越‘剿’越多。敌人是搞不过我们的。”他略微提高了点声音说:“就是我们这几个人牺牲了,还有人继承革命的事业。革命,总是要成功的!”他这番话,使我们每个人都感到浑身是劲。是的,不管敌人多么疯狂,只要坚持斗争到底,革命就一定胜利!

烤了一阵火,喝了几口汤,我们都有了点精神。杨司令站起来,搓着两手说:“暖和过来了,走,趁黑天翻过山去。”

到处是敌人的岗哨,到处是敌人燃起的篝火。我们在大雪中转了半夜,也没有翻过一个小山岭去。这时候,不知谁低着声向杨司令说:“趁天不亮,还不如往回走呢。”杨司令对下级从来不动火,可是这回他像是生气了,严肃地说:“为什么要往回走?是我们自己的生命要紧呢,还是联系部队的任务要紧?”是啊,我们这些当战士的,有时候只是想到司令的安全,却忘了司令这次出来的任务!

绕了一夜,天亮时又绕到一个木帮旁边。木帮的工人已经开始工作了,森林里响着一片“叮叮当当”的伐木声。杨司令听见声音,向我说:“去,向工人们买些多余的干粮来。”

我和朱文范二人一同下山。走出不远,是一条林中大道,一些伐木工人正往山上走。我俩站在路旁和他们说:“我们是抗联的战士,现在没有吃的,把你们的干粮卖给我们一点吧!”工人们惊讶地看着我俩,听说抗联同志在山里,立刻有的给一块苞米干粮,有的给个高粱面饼;转眼的工夫,就凑了几十斤吃的。我俩心里很高兴,暗暗自语:“敌人想消灭我们,想割断我们和人民的联系,这是完全办不到的。有人民的支持,我们就能坚持下去!”

正要回林子,又看见走来一个工人。他穿着棉衣,披着件黑布面的破羊皮袄,走得满头流汗。我看到他的羊皮袄,忽然想到:上次战斗因为我担任掩护,未来得及收拾杨司令的东西,他仅有的一条毯子、一条皮褥子、一件皮大衣全丢掉了。昨天晚上司令咳嗽得很厉害,这样冷的天,他怎能受得住呢?想着,我就和那位工人商量,请他把皮袄卖给我。这工人听说我们是抗联的,开始因怕没了皮袄回去被人怀疑,有些犹豫,但想了一下,马上把皮袄脱下来递给我说:“同志,你们为老百姓吃苦受冻,拿去穿吧!什么买呀卖的!”

可是我们不能白要,我硬塞给他十来块钱,就转身跑了。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