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研究 >

专访金冲及——如何推进朱德思想生平研究

新闻来源:人民网   总编:李铁成   主编:李佳蔓   责任编辑:王渊源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11
 金冲及,1930年生,著名历史学家,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原常务副主任,中国史学会原会长,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老一辈革命家思想生平研究和中国近代史研究,主编有《毛泽东传》、《周恩来传》、《刘少奇传》、《朱德传》等,近著《二十世纪中国史纲》。

  记者:金冲及同志,您长期从事毛泽东等老一代革命家的思想生平研究,主持编写了多部他们的传记。作为《朱德传》的主编,您认为当前朱德思想生平研究工作中还存在哪些主要问题?

  金冲及:大家都知道,朱德是举世闻名的中国工农红军、八路军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总司令。但坦率地说,在中国共产党第一代主要领导人中,人们对他的了解和研究至今仍是很不够的。这有两个原因:一是新中国诞生时朱德年事已高,在第一线的工作没有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陈云、邓小平那样多,人们同他的接触和了解相对说要少一些;二是“文化大革命”中,林彪等人散布了大量歪曲事实的不实之词,甚至污蔑说他只是“凭老资格”,“没有真正当过一天总司令”。这种说法现在虽然已没有人相信,但社会上不少人仍只是因为他的德高望重和崇高品德而尊敬他,对他在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中起过的别人难以替代的突出作用和在毛泽东思想形成中的重要贡献却了解不多。显然,这样的认识是远远不够的。

  记者:学术界的确存在这样的认识误区,所以朱德研究与第一代其他领导人相比,成果相对比较薄弱。您能否谈一下朱德有哪些主要贡献?

  金冲及:我想首先说说朱德的军事贡献。

  朱德在参加革命前就是滇军名将,打过同北洋军对峙的正规战,也在滇西剿匪时打过两年的游击战。他后来说过:“打大仗我还是在那时学出来的。我这个团长,指挥三四个团,一条战线,还是可以的。”参加革命后,他又在德国和苏联学习过军事。这样的经历,在中国共产党的军事领导人中是少有的。

  中国的人民军队是在八一南昌起义中诞生的。这次起义失败了,它的余部(包括原来叶挺独立团的主力)是在朱德率领下,用革命的理想鼓舞部队,经历千难万险,到井冈山同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陈毅说过:“如果当时没有总司令的领导,这个部队肯定地说,是会垮台的。”那时在井冈山的谭震林说:“朱德、毛泽东井冈山会师,部队大了,我们有力量打下永新。当然,在这之前打了茶陵、遂川,也占领了宁冈县城。那时不敢走远,因为国民党上来两个团我们就打不赢。可是朱毛会师后力量就大了,所以一打永新,二打永新,尤其是七溪岭打了一仗,这样就把江西来的三个师打败了。”从“国民党上来两个团我们就打不赢”到“把江西来的三个师打败了”,这中间发生的重大变化是明显的。

  在井冈山斗争中,当时在主力团28团担任过连长和营长的萧克回忆说:“红四军在井冈山时期主要是朱德指挥战斗。”“不管遇到什么危险,只要朱德军长在,就感到踏实。”中央苏区几次反“围剿”的胜利,是谁在前线具体指挥战斗的?我曾经问过萧克,那时他担任过红四军第三纵队司令员和独立师师长,他十分肯定地说,就是朱德在具体指挥。

  对人民军队战略战术的形成,朱德有着特殊的贡献。他自己回忆道:“记得在莫斯科学习军事时,教官测验我,问我回国后怎样打仗,我回答:战法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必要时拖队伍上山’。当时还受到批评。其实,这就是游击战争的思想。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起了一点带头作用。”带这个头,自然非同小可。他又说过:“我们的用兵主张,可概括为:有什么枪打什么仗,对什么敌人打什么仗,在什么时间地点打什么时间地点的仗。”这就是实事求是的唯物主义的用兵方法。著名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十六字诀,就是毛泽东、朱德提出来的。上个世纪80年代初,我们请教过两位当事人,军事科学院院长宋时轮说是毛泽东提出来的,军事学院院长萧克说是朱德提出来的。曾任朱德政治秘书的陈友群告诉我:他问过朱德,朱德回答:说谁都一样。

  朱德具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崇高革命品质和政治智慧。长征途中,在同张国焘分裂主义的复杂斗争中,毛泽东对他作了十个字的评语:“度量大如海,意志坚如钢。”

  抗日战争爆发后,朱德率领八路军挺进华北前线,并担任军委前方分会书记,依靠民众,打开了敌后抗战的新局面。这是了不得的。回延安后,他又倡导部队开展大生产运动,具体指导三五九旅到南泥湾开荒生产。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朱德,就没有现在大家熟悉的南泥湾大生产运动。建国后,他对军队正规化和国防现代化作出的努力,也是大家所熟知的。

  记者:朱德除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总司令外,还在其他方面作出了卓越贡献。

  金冲及:是的,朱德的贡献不只在军事方面。读他的大量讲话和文章,会有一个强烈的感觉:朱德有着极其丰富的实际经验(包括社会经验)和深厚的马克思主义素养,又一直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无论对军事工作、经济工作、党的建设,一说总能说到点子上,透过现象抓住问题的本质,并且提出明确的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表现出真知灼见,这也是常人难以做到的。举例说,石家庄是解放战争时期第一个解放的重要城市,当时一系列新的问题提到了中国共产党面前。朱德给中央写报告,不仅谈了军事民主的重要经验,又指出工人对生活待遇的要求过高,以致有些工厂关门,会造成生产降低和经济衰落,是一种“自杀政策”。这个报告受到了中央的极大重视,把它转发各地,要求立即改正这种错误思想和错误政策。

  新中国成立后,他又提出许多重要思想和主张,如:对经济管理体制,他给中央写报告说:“上边统得太死。”“现在中央一切都包了,整个社会不能发展,不能发挥下面的积极性。”他强调农业的基础地位,要求发展农林牧副渔多种经营,特别是指出山区占全国面积的三分之二、人口和耕地的三分之一,有着丰富的自然财富(包括山货、药材、果树等),要做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人尽其力,地尽其利,物尽其用”。他说海南岛是“宝岛”,要发展热带作物,因为全国只有这一个地方适宜热带作物的成长。他一直十分重视手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悉心指导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并且提出:“城市中的独立劳动者(包括大量的小手工业者在内)应该与资产阶级严格区别开,不应把独立劳动者与一般资本家放在一起,统称为工商业者。”他主张积极开展对外贸易,“还要同日本、美国做生意”,“因为现在一切生产都是世界化的”。“民族闭关自守、民族孤立发展经济的思想,是违反在资本主义时代已经开始的客观规律的。”“当前的问题是,要在很短时间内,把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掌握起来。”他指出:“银行不但是一个发票子的机关,国家的投资都要成为银行的贷款”,“银行必须起监督作用”。他很早就主张军事工业要和民用工业相结合,说这是“社会主义建设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作为中国共产党第一任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他在这方面的贡献更是大家所熟知的。他的许多主张,在今天读起来,依然会感到他在多少年前就能提出这些远见卓识是多么不容易。

  以上说的这些,归结起来,就是前面所说的两句话:一是他在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中起过别人难以替代的突出作用;二是他对毛泽东思想的形成有着重要贡献。这说明对朱德生平思想的深入研究、并向社会作广泛的宣传介绍,使它不断转化为我们前进的思想财富和精神动力,还有很大的拓展空间。

  记者:中国中共文献研究会在相继成立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思想生平研究分会后,现在又成立了朱德思想生平研究分会,您被推举为该会名誉会长。您对今后的朱德研究工作有什么建议?

  金冲及:朱德思想生平研究分会的成立,是中共党史学界、军史学界和朱德思想生平研究的一件大事,对推进朱德研究具有重大意义。对朱德思想生平研究分会成立后的工作,我想提三点建议:

  第一,借研究会这个平台,最重要的作用是可以把社会上方方面面正从事或有志于研究朱德生平和思想的力量组织起来,加强彼此间的沟通与协作。这种力量本来就存在,既有年长的老朋友,也有中青年朋友,还有许多可能参加这项工作的,人数并不少。但组织起来和分散地各自工作是很不一样的。一加一可以大于二,这么多力量加在一起,肯定要比原来的力量大得多,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第二,要加强学术建设,这是学术团体的基石。学术团体不抓学术建设,就会一事无成。分会理事包括方方面面对朱德思想生平素有研究的专家,可以在理事会上交流信息,分析现有研究情况,提出值得进一步研究的课题。要充分利用分会这个平台,举行多种多样的学术活动和群众喜闻乐见的宣传普及活动,有需要时也可以对某些重要课题组织集体攻关,并提供必要和可能的帮助。

  第三,要重视会风建设和制度建设。特别是起步阶段,从一开始就形成一个良好的会风和比较健全的制度十分重要。会风上要讲求实效,分别轻重缓急,办一件事就办好一件事,不做表面文章,也不是为了热闹好看。制度上要立好规矩,照章办事,理事会要按期开会,使这项工作能够持续地进行下去。

  老话说,万事开头难。相信在研究分会建立后,朱德思想生平研究工作一定会打开一个新的局面,更持久、更有规划、更深入系统地开展下去,取得更大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