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精神 >

朱德:衣食住行自奉俭朴

新闻来源:原创   总编:李铁成   主编:李佳蔓   责任编辑:王渊源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09

    永葆艰苦奋斗本色的朱德资料图片

 

    核心提示

    在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朱德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奋斗了几十年。到新中国成立的时候,他已是63岁的老人了。然而,他没有丝毫倦怠,又继续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奋斗了27年。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他保持和发扬了革命战争年代的那种革命精神和作风,谦虚谨慎,实事求是,平易近人,联系群众,克勤克俭,一身清廉,为处在执政党地位的共产党人作出了表率。他的风范,长久地留在人民的心间……

    A

    位高不搞特殊化

    朱德说:“我是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没有什么特殊……个人特殊了,就会脱离群众。”因此,当人们给他一些特殊照顾时,他总是拒绝接受。他到各处视察时,从不让组织群众欢迎,不让多跟车。他视察克拉玛依油田时,矿务局组织群众列队迎接,他见了说:“你们组织大家欢迎我,这一方面耽误了工作,同时又违反了中央的规定。希望今后不要这样做。”

    视察新疆时,他住过的宾馆,临离开前,都走进厨房、水房、服务员室,和炊事员、烧水工、服务人员、保卫人员亲切握手,感谢大家的服务,勉励他们要热爱本职工作。在乌拉乌苏农场,他去商店看食品供应情况,和售货员一一握手。这时,酱菜柜台的一个服务员满手沾着酱油、醋,正急于擦手,朱德一把握住她的手,亲切地说:“没关系,你的手不脏。”

    1963年,朱德到四川乐山地区视察,到了峨眉山下。当地群众听说朱委员长要上山,特意给他准备了一副“滑竿”。朱德坚决不坐,说坐“滑竿”上山,就失去爬山的意义了。别人劝他说:“您已是近80岁的老人了,又不常来,偶尔坐一次不算过分。”他说:“偶尔坐一次也不好。”他终于没有坐,硬是沿着陡峭崎岖的山间小路,一步一步攀登到万年寺。在山上稍微休息之后,他又一步一步返回原地。

    1976年5月,朱德病逝前的一个多月,成仿吾把他新译的《共产党宣言》送呈朱德,请老总提提意见。朱德用两天时间,一口气将这个新译本看了一遍,然后,驱车几十里路前往中央党校去看望成老,并热情地称赞成老的工作,说:“这个新译本很好,没有倒装句,好懂。弄通马克思主义很重要,做好这个工作有重大意义。”

    B

    不接受下面的礼物

    有一年,江西的同志来京,顺便给朱德捎来几大筐冬笋。朱德知道后说:“下面的同志往中央送东西,这个风不好,不能提倡。咱们不能白吃下面送来的东西。这些冬笋都要送到机关供应站去,让大家按市价买,谁吃谁掏钱。我们要吃,也拿钱去买,把收的钱交给江西的同志。”

    朱德到各地视察时,也从不接受下面的礼物。一次,朱德去山东视察工作,正是水果收获的季节。地方上的同志知道朱德对莱阳梨很赞赏,就装了两筐,想让朱老总带回北京吃,又恐怕当面给老总不会收,就在朱德离开时悄悄抬到火车上。火车开动后,两筐梨被朱德发现了。他马上把随行的工作人员叫来,说:“我们下来是工作的,不是来搜刮的,怎么能随便收下面的礼呢?今后定下一条,下来工作,不许接受礼物;谁接受了,就

    让谁原封送回去。”接着,他又吩咐:“这两筐梨一个都不能动,到下一站火车停住,就把梨抬下车,派人送回去。”工作人员就照他的意见办了。

    1974年,朱德到秦皇岛贝壳雕刻厂视察,他走遍各车间,向职工们问好,关切地询问生产情况。贝雕厂职工很受鼓舞,决定将他们精心制作的一幅《山峡夜航》的贝雕画送给朱老总,就把画悄悄放在警卫员的车座下带走了。他们没想到,第二天,朱德派康克清专程把这幅画送回厂来。工人们恳切地说:“这幅画是我们亲手创制的,是向委员长作汇报的,还是请您劝委员长收下吧!”康克清亲切地说:“老总一再说了,这是人民的财产,应该拿去换外汇,支援国家建设。大家的心意,老总已经收下了,谢谢大家。可是这幅画坚决不能收,我看还是按老总的意见办吧。”

    C

    衣食住行自奉俭朴

    上世纪50年代初,一天,朱德看到身边的工作人员在搞环境卫生,很高兴,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每个人都要锻炼能吃苦,要有朴素作风。人们都是‘从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有些人本来出身很苦,但进城以后就变了,不俭朴了……”他主张艰苦朴素,不只是教育别人,首先是自己身体力行。从新中国成立后,直到他去世前,他在衣、食、住、行各个方面,处处自奉节俭。

    先说吃的方面。给朱德做过厨师的邓林说:“一般人以为朱老总是中央领导,吃饭是特灶,标准一定很高。可实际上,从解放进北京到1971年我生病离开中南海,老总、康大姐和我三个人加起来的伙食费平均每月都不过四五十元,就是按当时的标准,也只是一般中层干部的水平。”平时,康克清在机关食堂吃饭,在家里吃特灶的只有朱德自己,每顿都是一小碗

    米饭,三小盘菜,一个汤。三小盘菜中,一盘素菜,一盘半荤半素的菜,一盘是他亲手腌制的泡菜。汤则是一碗普通的菜汤或鸡蛋汤。几乎天天如此。有时来了客人,朱德嘱咐添一两个简单的菜,不够就上一点泡菜,从不铺张。

    上世纪50年代中期,有一天,机关供应站来了一批对虾,邓师傅知道朱老总爱吃鲜鱼虾,就买了几个,精心烹好,端到饭桌上。朱德一见,就问是从哪里来的,多少钱一斤,然后说:“老邓啊,对虾是好吃,可你知道嘛,一吨对虾到国外就能换回好多钢材哟!我们国家穷,缺钢材,对虾少吃一口有啥关系,进口钢材更要紧。以后记住,再有对虾你就不要给我买了,买了我也不吃。”邓师傅说:“您是国家领导人,就是顿顿吃对虾能吃多少?”朱德说:“国家领导人就更要想着国家,能节约一点就节约一点,反正以后不要吃就是了。”

    D

    吃剩饭穿旧衣

    三年经济困难时期,朱德也紧缩了自己的饮食标准。他减少了粮食定量,也很少吃肉,有一段时间干脆不吃肉,常吃一种把米和菜煮在一起的“菜糊糊”。他家里由于来往的客人多,有段时间粮食亏空了20多公斤,工作人员想报请机关行政部门把短缺的粮食补上,朱德坚决不同意。一天,他亲自指导厨师做了一顿“菜糊糊”,请身边的工作人员吃。他对大家说:“今天请你们吃这顿饭,是让大家不要忘记过去战争年代那种艰苦奋斗的精神。现在国家经济困难,人民生活艰苦,我们要想到全国人民,和人民一起共度难关,能节约一点是一点。”这样,他坚持和家里人一起吃“菜糊糊”,硬是用“菜糊糊”把短缺的粮食补了回来。

    朱德到各地视察时,从不允许大吃大喝,当地什么方便就吃什么,从不挑剔或提特殊要求。1960年他回四川老家,一到就说明要吃家乡饭,其他通通不要。在南充,他吃了清明菜和米粉做成的馍馍。在成都,他吃烤红薯,服务人员见他不剥皮就吃,关心地说:“连皮吃不好消化。”他说:“不要紧,我消化得了。”

    1962年,他回到阔别30多年的井冈山。他提出要吃红米饭和南瓜汤,说:“井冈山的红米、南瓜,我已30多年没吃到了,很想吃。”有一顿,南瓜没有吃完,他叮嘱说:“请不要倒掉,留着,下顿饭热一热我再吃,倒掉,就可惜了!”

    在穿的方面,朱德的衣着也非常俭朴。他经常穿一身布衣服,有的衣服穿了多年,领口、袖口、肘部和膝盖处都打了补丁,还继续穿。有两身较好的服装,也只有接见外宾、参加大的国事活动或外出时才穿,一回到家里,就又换上了旧衣服。

    朱德卧室的家具,十分简单,且都是用了多年的。床,是一张旧棕绷床,床单、被子、褥子,也是用了二三十年,打了补丁的。他坐的一个沙发很旧,也很矮。年纪大了,坐下去,再站起来很吃力。工作人员早就提出要换个新的,他坚持不让换。为了起坐方便,他让人用四根木头把沙发腿接高了一截,照样使用,还风趣地称这个沙发是“土洋结合”。他的房子并不宽绰,住了20多年,管理部门提出要修一修,他一直不答应。他用的卫生间窄小,洗澡盆很高,工作人员商量要把澡盆改装一下,放低些,上面再加个喷头。可是说了几次,朱德都没有同意。直到1976年他病重最后一次住进医院,趁他不在家,大家才悄悄地把澡盆改装了一下,准备在他出院后挨他批评。结果,这番心思白费了,他老人家还没有使用一次就与世长辞了。     (吴殿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