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老兵 >

抗美援朝老兵陈生秀:“我们像钢钉一样插在三所里”

新闻来源:军网   总编:李铁成   主编:张金刚   责任编辑:王熙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1-05

70年前,19岁的志愿军第38军113师338团3营机枪连指导员陈生秀,带领连队经过整整一夜强行军,用“铁脚板”跑过了敌人的车轮子——

“我们像钢钉一样插在三所里”

■刘汝山 王 兵 冯启迪

“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三所里战斗,我们连战斗到只剩下21个人,但官兵仍像钉子般牢牢地钉在阵地上!”

秋日的一个午后,89岁高龄的抗美援朝老兵陈生秀,身着崭新的老式军装,胸前挂满军功章,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去年,他就是如此着装参加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乘车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如今,祖国和平安宁、岁月静好,陈生秀的脑海里却常挥之不去战争的残酷和战友的牺牲。

“到达朝鲜之后,我们看到村里的房屋都被炸塌了,百姓死伤惨重,因此就地开展动员教育,坚定大家为朝鲜人民报仇、保卫祖国的决心。”1950年10月,19岁的陈生秀作为志愿军第38军113师338团3营机枪连指导员,随部队入朝。

“吃了败仗,受了批评,我们当时都憋着一口气,发誓要打漂亮仗,打翻身仗。”第一次战役,第38军没打好,338团作为后卫,在行军路上遭到敌机轰炸,没有按计划到达预定地区,让南朝鲜军弃城逃跑。陈生秀边回忆边若有所思:“与美军相比,我们钢少气多。少的是钢铁装备,多的是钢铁意志。后来的三所里战斗,就印证了这一点。”

三所里,价川以南30公里处的一个小村庄,北依妙香山,南临大同江,平壤至价川的公路经村西通过。三所里不仅是个险要关口,更是志愿军准备截击清川江方向美军南逃的“闸门”,地理位置极为重要。

11月27日,刚刚结束德川战斗的113师,接到穿插三所里的命令,准备南北两面作战,阻击南逃北援之敌,军首长的命令是“插得到、卡得死”。338团为前卫团,陈生秀所在的3营为前卫营。

太阳还没有落山,3营官兵就出发了。为了能按时“插”到三所里,部队边走边动员,边走边布置任务,要求官兵只带必要的武器、弹药,轻装交替前进,决不恋战。

趁着朦胧月色,陈生秀带领连队穿过山林,不顾一切奔向三所里,耳边只听到“唰唰唰”的脚步声。“极度疲乏的战士有的走着走着就站着不动睡着了,直到后边的人把他推醒,有的还被不小心推到沟里去了。九连一个战士走着走着就倒在地上吐血起不来了,卫生员赶紧抢救……”陈生秀回忆,为防止出现意外,连队干部走在前面,让后面人抓住前面人的子弹袋,一个拽住一个往前走。大家只有一个坚定的想法——走,快点走!早点儿赶到三所里。

天快亮时是官兵最疲倦、最难熬的时刻,此时连队已经行进了90多里。陈生秀根据上级命令,组织大家吃点干粮,继续前进。行进中,他大声给战士鼓劲:“同志们,早到1分钟,就多一分胜利。提前到了,我们可以修筑工事,就能保存自己、完成任务。大家要不怕疲劳、勇往直前!”连队官兵的精神头儿一下子就来了,强忍着疲劳加快步伐,原来拉得很长的行军队伍逐渐变短了。

拂晓前,连队已到达大同江边,离三所里只有30里了。“这时,敌机来袭,在我们头上不停打转。大家赶快披上伪装,躺在路上进行防空。过了一会儿,敌机又来了,部队走走停停很耽误时间。刘海清副师长当机立断,命令丢掉伪装,‘大摇大摆’快速前进。”果然,敌机上了当,误把志愿军当成从德川逃出来的南朝鲜军。就这样,陈生秀所在团在公路上快速行进,以钢铁意志用14小时急行145里,比敌人快了5分钟“插”到三所里。

“113师338团先敌5分钟,按时赶到三所里!”当志愿军首长从电台得知这一消息时,惊呼“奇迹,简直是奇迹”。338团官兵边打仗边行军,用“铁脚板”书写了战争史上轻步兵负重急行军的传奇。

“我当时只有19岁,到达三所里的时候,累得口吐白沫。可一听到枪响,大家忘掉疲惫劳累,立即投入战斗。”陈生秀回忆,他们刚开始修筑工事时,美骑1师5团先遣队的二十几辆汽车从对面驶来,官兵们勇猛地冲到公路上,用枪打着了美军汽车的油箱,使敌人乱作一团,缴获了大量弹药物资,并用汽车把公路堵死。

28日上午10时许,美骑1师5团以1个营的兵力,在10辆坦克掩护下向3营主阵地发起攻击。陈生秀带领连队,用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由于工事修筑比较仓促,导致人员伤亡逐渐增大,陈生秀和连长商议,把司号员、卫生员、轻伤员都集合起来投入战斗。

“除了胜利一无所求,为了胜利一无所惜。”炮弹打完了,机枪打坏了,陈生秀带领官兵用手榴弹、石头、刺刀与敌人硬拼。身负重伤的二排长王步实已经举不起枪,他摸到一根爆破筒,从战壕里滚下山,与敌人同归于尽。

“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三所里战斗,我们连战斗到只剩下21个人,但官兵仍像钉子般牢牢地钉在阵地上!”陈生秀和连队一直战斗到太阳落山,死死卡住“联合国军”南逃之路,也让负责北援的美骑1师5团1个营止步大同江边,尽管与南逃之敌相隔不到1公里,却始终无法会合。

“战斗结束后,公路两旁全是敌人的尸体,汽车、坦克撞在一起,有的车还没熄火,开着灯……”陈生秀清楚记得,他们缴获了美军大量的武器、食品、被装等物资,连队更换了美式装备,班长以上都配备了卡宾枪,大家平生第一次吃到了牛肉罐头,喝上了美国可乐,分享了胜利的喜悦。

“这是美军陆战史上最大的败绩!”《纽约先驱论坛报》曾这样评论这次战斗。得知三所里战斗胜利的消息后,连续6天6夜未合眼的彭德怀司令员,亲自拟写了嘉奖第38军的电报,在这条广为人知的电报最后还特意加了两句话:“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

一封嘉奖令,从此“万岁军”。当嘉奖令传到3营机枪连,官兵激动得热泪直流,战斗士气空前高涨。战后,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授予3营机枪连“攻守兼备”锦旗一面,并记集体二等功一次。

70年过去,陈生秀还能一字不落地背下电报原文。这份荣誉已铭刻于心,融入生命。他感慨地说:“面对武装到牙齿的‘联合国军’,我们就是靠着一股英雄气打胜仗的。现在‘钢’多了,我们的‘气’更要足,骨头更要硬!”

(制图:扈 硕)